如何建立自己全自動賺錢系統








在 不知名的角落 默默地 等待了解與被了解

默默地 觀察每個人 單純 複雜

不要認為不曾有人試圖了解

過去人知道 只是因為固執不願意放開

而你的單純成就了複雜的你

以為吶喊與哭泣 可以療傷止痛 可以平靜

孤獨 讓我靈魂覺醒

倦了 累了 受夠這一切

繼續 躲在 不知道名的角落
--------------分格線----------------------------------------分格線-----------------------------

創作者介紹

Umzxcv 天堂私服教學 天堂私服架設 自動賺錢系統教學 其他私服架設問題 三國BUG大公開希望私服 希望私服 亂私服 天堂私服論壇論壇 勇 浪漫月光 魔獸開圖 ro私服楓之谷私服 魔獸私服列表

umzxcv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訪客
  • 黑血劇情(1~20)
    一個人靜靜地死在自己的臥室裡。這人是一家大公司的總經理,外環路工程主管。從現場情況看,他的死因是由於本人不慎而導致的煤氣中毒。公安局刑警隊長鄭牧經過對現場的仔細勘察,確定常玉林是死於謀殺。
    重案組的調查涉及到了三位家大業大、位高權重的人物,但這三人都有案發期間不在現場、沒有作案時間的證明。調查中,一個叫仇眾山的引起了鄭牧的注意。他發現仇眾山對幕前幕後的一切都瞭如指掌。鄭牧希望仇眾山能幫助自己。而仇眾山卻巧妙地躲開了鄭牧。緊跟著,一樁樁一件件貪污挪用公款的事實擺在鄭牧面前,鄭牧急切地想找到幫助自己破案的這個人,而這個人卻一次次躲開了鄭牧的視線。終於,鄭牧瞭解到,那三位大人物在一起插過隊,那個年月發生的事情一直延續到了今天……

    原來,這三個「鐵哥們兒」在插隊的時候,欠下了一位女知青一笑還不清的債,而這位女知青在滿懷恥辱悲憤自殺未遂,被一位善良的老農救下之後,生下了一個男孩子。孩子終於長大了,他發誓為母親報仇……


    分集劇情:
    第1集
    一座很講究的住宅樓裡,銀州市建總集團下屬的宏明工程建設公司總經理常玉林靜靜地躺在自己的臥室裡。從現場情況看,他死於煤氣中毒,但公安局刑警隊長鄭牧經過對現場的仔細勘察,確定常玉林是死於謀殺。而且兇手是一個很會作案的罪犯。就在這之前,市裡剛剛準備對有人舉報的常玉林主持的外環路工程挪用巨款一事進行調查。於是這件事引起了市裡的高度重視。局裡決定成立重案組,由鄭牧任組長。經調查,常玉林出事之前曾在酒家與三個人一起喝酒,他們一個是市建委副主任彭鼓,一個是市城建開發集團董事長兼總經理吳寶明,還有一個是宏明公司下屬的恆通公司總經理湯顯龍。這三個人加上常玉林,都是外環路工程中的頂尖人物。重案組的人們分別詢問了這幾位家大業大、位高權重的人物,包括彭鼓的秘書仇眾山。但對他們的調查沒有什麼新發現。這幾個人都有案發期間不在現場、沒有作案時間的證明,並且彭鼓和湯顯龍和常玉林私交好得盡人皆知,他們也不大會有作案動機。調查中,彭鼓的秘書仇眾山的機警、幹練引起了鄭牧的注意。鄭牧希望仇眾山能幫助自己。而仇眾山卻給鄭牧講起了一部美國電影《真實的謊言》中的一段情節--最後追捕罪犯的時候,橋被炸了,罪犯的車剎在斷橋邊,停的地方正好是力的支點,晃晃悠悠就是沒掉下去,這時候飛來一隻鳥,落在車頭上,就加了那麼一點點份量,那車轟隆一聲掉下去了,那罪犯也就完蛋了……鄭牧立即追問:誰是那隻鳥?仇眾山沒直接回答,只是淡淡地說:老天有眼。在一間小屋裡,仇眾山對著母親的遺像說:媽,兒子該為您報仇了……


    第2集

    重案組成員王小剛前去常玉林生前就職的宏明公司進行調查,坐守在那裡的負責人,就是吳寶明的兒子,在銀洲市盡人皆知的「吳大少」吳天利。吳天利對王小剛十分驕橫,並且揚言,象常玉林那樣的人就該死。但吳天利同樣有不在作案現場、沒有作案時間的證明。鄭牧等人把重點放在這幾個人之於外環路工程的關係上。關係很快理清楚了,彭鼓主持下的外環路工程,是吳寶明的建總集團中標運作的,具體運作的,則是集團屬下的常玉林的宏明公司和湯顯龍的恆通公司,這兩個人都是經由彭鼓的撮合,集結到吳寶明旗下的,他們一經聯手,就把整個外環路工程織成了一張密不透風的網。市裡的那封舉報信中提到的事情,都被這張網嚴嚴實實地掩蓋住了。鄭牧決定,謀殺案和挪用工程款案一起調查。鄭牧決定從吳天利入手。吳天利的態度很蠻橫,他揚言象常玉林那樣的人,早晚是一個死,他自己就有殺常的動機。但調查表明,吳天利不在作案現場,沒有作案時間。


    第3集

    鄭牧從彭鼓的財產收入入手進行調查,馬上發現,彭鼓的妻子趙夢鴿,是一個在市裡被股民們稱為「股仙」的人物。憑彭鼓的收入,是不可能拿出幾十萬巨款給妻子炒股的。重案組幹警魯梅從秦瑩身上打開了缺口,彭鼓涉嫌挪用公款炒股一事,馬上就要揭開蓋子了。彭鼓和妻子趙夢鴿緊鑼密鼓,對秦瑩軟硬兼施。線索剛剛展開,就被趙夢鴿左遮右掩,以本金是向常玉林借的為由,把事情搪塞了過去。


    第4集

    彭鼓決定讓死去的常玉林替自己頂替罪責。這種做法意味著事情馬上會牽涉到吳寶明。吳天利上門威脅彭鼓,讓他別鬧到和常林一樣的下場。彭鼓著實被嚇了一跳。吳寶明讓兒子把手頭的合同等文件整理好,以備接踵而至的調查。業務上不學無術的吳天利力不能勝,只好求仇眾山幫忙。仇眾山正好得到了細緻瞭解宏明公司內幕的絕好機會。彭鼓回憶起他如何讓常、吳、湯聯手,將環路工程攬到自己手裡的過程,這裡邊的交易讓他一想起來就不寒而慄。趙肖麗為父親的處境擔心,仇眾山告訴她,很多人為了得到錢,而付出了自己的良心。


    第5集

     彭鼓對仇眾山一直非常信任。他讓仇眾山把有關環路工程的所有材料保存好,以備調查到自己頭上時有以對答。就在這時,公安局電腦室收到了一份來自不明網址的電子郵件,內容是有關環路工程中挪用工程資金的一些情況。鄭牧等人非常興奮,他們知道,那隻「鳥」在向他們通消息了。根據電子郵件上提供的線索,王小剛來到市裡的藍星酒吧,調查吳天利挪用工程資金開辦為他「洗錢」的藍星酒吧的情況。吳天利聽說後,回憶起他當時挪用錢開店時,常玉林用此事對他進行要挾的往事。當王小剛再次來到酒吧調查的時候,吧女上來糾纏,吳天利拍下了王小剛和吧女的照片。照片立即出現在市局領導的桌上。王小剛怒而辭職,鄭牧挽留了他。魯梅根據郵件上的線索,來到湯顯龍主持的五福汽車城進行調查,她發現湯顯龍的賬上有大量資金出入,其項目與工程無關。一條挪用工程資金倒賣汽車的線索出來了。吳天利讓仇眾山幫自己想想是誰向公安局透露了這些一般人不可能知道的信息。


    第6集

    趙肖麗對仇眾山和自己一直若即若離的態度十分不滿,心裡充滿疑慮。而仇眾山卻早就處在極端的矛盾痛苦之中。他回憶起趙肖麗把剛剛大學畢業的他辦到銀洲市時的情況。那時他做為趙肖麗的男朋友來到這個城市,趙家把他安排到建委做秘書。而在此之前,他對趙肖麗的家庭情況幾乎是一無所知。當他在趙家第一次見到彭鼓時,他震驚了,沒想到能在這裡見到母親遺書中提到的這個仇人。而讓他更加震驚的是,這個仇人竟是自己在大學裡深深愛上的戀人的父親!從那時起,仇眾山和趙肖麗越來越疏遠了,他不知道該如何面對以後和趙肖麗相處的漫長歲月。他要為母親報仇,又不能傷害他從心裡深愛著的人。鄭牧又收到了郵件,湯顯龍挪用工程款倒賣汽車的事實越來越清楚了。面對重案組人員的詢問,湯顯龍和彭鼓暗地裡商量對策。他們把賬面上的餘款全部捐給了趙肖麗所在的研究所,做為所裡上馬新項目的啟動資金。所長對此欣喜若狂。仇眾山卻提醒趙肖麗,不要用這筆錢,這筆錢是一鍋髒水。趙肖麗不知道問題的嚴重性,兩人的關係終於到了拉開戰幕的地步。


    第7集

    彭鼓對仇眾山明言,希望他能站在他這一邊,同他一起闖過眼前這難過的一關。仇眾山沒有直接回答他。當魯梅把一堆票據放到湯顯龍面前的時候,她發現湯顯龍已經是應付自如了。鄭牧又找到仇眾山,希望得到他的幫助,並著重問到那隻「小鳥」。仇眾山並沒有直接回答,他只是告訴鄭牧,有那隻鳥站得高看得遠的小鳥,是鄭牧的幸運。而誰要想抓住它,它就會飛走的。湯顯龍認定是吳天利在給自己拆台使壞。他利用吳好利貪財的特點,把沒倒完的汽車讓給了吳天利,然後向公安局密報。仇眾山深深為趙肖麗的處境擔心。他婉言提醒趙肖麗,希望她能勸勸自己的父親。可趙肖麗卻認為仇眾山是在恩將仇報。兩人不但沒有彌合感情上的縫隙,反而使縫隙變成了裂口。趙肖麗懷著滿腹憤懣把自己對仇眾山的看法告訴了父親,讓她大吃一驚的是,彭鼓竟坦言仇眾山說的一切都是真的。趙肖麗一下不知所措了。


    第8集

    鄭牧等人帶著吳天利來到一處停車場,準備讓吳天利解釋一下停在那裡的幾十輛沒來得及倒出去的車。沒想到他們來到現場時,那裡竟然一輛車也沒有。面對吳天利得意的笑容,鄭牧知道這位吳大少又走在自己前面.那些車又浩浩蕩蕩地開回了五福汽車城。面對這些無法解釋清楚的車,湯顯龍和彭鼓知道自己大禍臨頭了。彭鼓讓湯顯龍趕緊找藉口出去躲一躲。湯顯龍雖然感到惡氣未出,但又不得不如此。仇眾山秉承彭鼓的意思為湯顯龍挪錢準備外出,他有意驚動了吳天利。吳天利與湯顯龍再次發生了激烈的衝突。當湯顯龍變換方式終於挪出錢來的時候,鄭牧等人不知不覺地出現在會計面前。湯顯龍不得不逃了。他剛做好一切準備,一個不報姓名的人打來電話,要跟他就常玉林的死做一個了斷。


    第9集

    湯顯龍一意孤行上了路,在一處斷路口,有人悄悄挪開了危險標識,湯顯龍死於非命。小屋裡,仇眾山告訴母親:您的仇人,又完蛋了一個……彭鼓深感大難臨頭,他突然對仇眾山安排起了「後事」,讓他一定要好好對待趙肖麗。仇眾山內心矛盾重重,他沒有答應彭鼓。仇眾山的態度使彭鼓深深憂慮。夢境中,彭鼓看到了常玉林和湯顯龍,在二人背後,他還看到了一個讓他縈懷了三十年的女人--那個和他們一起插過隊的女知青--孟萍。彭鼓的妻子趙夢鴿發現了丈夫的反常。憑著女人的直覺,她感到伸向常玉林湯顯龍和彭鼓的,是一雙復仇的手。這個復仇者不是別人,應該是孟萍的兒子。一個長大了的兒子。


    第10集

    彭鼓讓仇眾山開車陪自己出遠門,目的地是他當年插隊的地方--三合屯。鄭牧等人想方設法,調出了彭鼓的檔案。在檔案裡,他也看到了這個地名。三合屯裡已經今非昔比,老人們想不起孟萍的去向,更說不清她的兒子。彭鼓又讓仇眾山陪自己去了一趟百山縣,一路上,彭鼓一直被往事的回憶困擾著。恍惚之中,他似乎又看到孟萍領著那個還沒上學的兒子,在工廠門外等著他們三人……在百山縣,彭鼓找到至今還留在縣裡工作的老知青。他們的談話避開了仇眾山。仇眾山對此心知肚明。他逡巡在百山縣城裡,童年時的景像似乎歷歷在目。根據那位老知青的回憶,彭鼓知道了孟萍的下落,她被一個「親戚」,把知青關係轉到了另外一個小村--邱各莊。魯梅找到常玉林的妻子秦瑩,向她打聽常玉林當年插隊的情況。秦瑩避口不談。但從秦瑩憂鬱的神情中,魯梅知道,她的心裡一定有非常多的難言之隱。


    第11集

    彭鼓讓仇眾山開車帶自己在縣裡逛逛。當他一人下車向路邊的老鄉打聽時,仇眾山隱約從他嘴裡聽到了「邱各莊」三個字。兩人在小餐館吃飯的時候,彭鼓對仇眾山說起了往事,說起了他們三個人曾經欠下一個女人一筆賬。仇眾山努力掩飾自己心中的不平靜。他知道這層窗戶紙早晚要捅破了。秦瑩本能地想到了那個叫孟萍的女人。她找到趙夢鴿,說出了自己的擔心。而趙夢鴿對此早有思想準備,兩個與此事無關,而與做下這些惡事的男人息息相關的女人,回憶起壓在心裡二十多年的隱痛。彭鼓沒有在機關出現,同事們都非常奇怪。只有仇眾山心裡有數,他知道,彭主任一定是去那個只能他獨自去的地方了。彭鼓獨自來到邱各莊,幾經周折,他找到了一個山坡上,在他面前的,是三座墳塋。從孟萍的墓碑上,他知道了那個已經長大了的孩子,叫邱男。


    第12集

    鄭牧也到了三合屯,之後馬上就到了百山縣城。那位老知青向他講述了孟萍的不幸遭遇。孟萍的父母在運動中雙雙去世,身世可憐。她在知青中口碑很好,招工的時候榜上有名。但體檢時查出她已懷有身孕,這下招工告吹,還要當眾交待孩子的父親到底是誰。孟萍的男友張志濤被逼瘋,至今還在縣醫院裡。孟萍從那以後,就在人們的視線中消失了。而孟萍和張志濤招工不成,換上來的兩個人,就是常玉林和湯顯龍。鄭牧立即來到縣醫院,見到的,是一臉木訥的張志濤。但有一條線索讓鄭牧十分興奮,有一個叫邱男的人,二十多年來一直給張志濤匯款。鄭牧隱約感到,只要能找到邱男,一定能打開這張已經織了三十多年的網。彭鼓急不可待地把仇眾山叫到自己面前,讓他一定要幫自己找到一個人,邱男。心裡矛盾重重的秦瑩約了魯梅,向她合盤托出了一段往事--常玉林和湯顯龍曾經合謀暗害孟萍。


    第13集

    鄭牧向彭鼓詢問孟萍的情況,彭鼓閃爍其辭。鄭牧走後,彭鼓自知時日無多,他叫來趙夢鴿,讓她趕快到趙肖麗所在的研究所去,爭取讓所裡派趙肖麗出國學習。趙夢鴿來到研究所,拐彎抹角地說出了彭鼓的意思。所長當即答應。趙肖麗對母親的突然到來沒有思想準備。當她得知母親的來意後,心裡充滿痛苦。環路工程工地上資金告急,負責工地施工的劉經理找到吳天利,沒想到吳天利大有看笑話的勁頭,一分不撥給工地。吳寶明知道後痛罵兒子,這時吳天利才知道流失的巨額工程款裡,也有父親一份。彭鼓讓仇眾山到工地安撫,他深知工程停工之日,就是自己身敗名裂之時。仇眾山找到劉經理,在安排工程的同時,也安排了自己的計劃。彭鼓和吳寶明見了面,這兩個建字旗下一直明爭暗鬥的巨頭,為了度過眼前共同的難關,又把手拉了起來。


    第14集

    彭鼓把仇眾山安排到宏明公司做代理總經理。仇眾山知道,彭鼓這樣做有兩個目的,一是工程早日完工,一俊遮百丑;二是派自己人掌管所有事宜,很多事實可以掩蓋。而他自己對這件事卻樂於從命,他想從此把環路工程真正變成為老百姓做的一件好事。吳天利對仇眾山的上任醋意大發,卻又無可奈何。他知道這是彭鼓打出的一張牌。他回到家,提醒父親提防彭鼓。重案組裡氣氛不佳,市裡突然決定讓他們放棄對工程款一案的調查,只負責偵破謀殺案。鄭牧知道,這一定是吳寶明做下的手腳。鄭牧等人來到了邱各莊,在孟萍的墳前,他們也見到了邱男這個名字。彭鼓來到久違的宏明公司,沒有見到仇眾山,只見到正在睡大覺的吳天利。當他知道仇眾山從上任那天起就一直在工地時,他知道自己選對了人。趙肖麗要走了,她約仇眾山見面,想從他嘴裡知道父親即將面臨的命運。仇眾山態度十分堅決,他不會對任何壞事讓步。趙肖麗痛苦萬分,無奈地走了。工程起色顯著,市領導對仇眾山褒賞有加。這更令吳天利心中暗暗不滿。

    第15集

    重案組得到重大線索,醫院查到了邱男的匯款記錄。魯梅和王小剛興沖沖地找到那個地址,卻發現那只是個郵局。彭鼓對仇眾山所寄予的希望越來越大,令仇眾山心裡壓力也越來越沉重。吳天利忽然把仇眾山奉若上賓,仇眾山知道吳天利一定有事要做。果然,吳天利想通過仇眾山挪款套匯,並賄以重金。仇眾山表面上應承,留下了保險箱鑰匙這一行賄罪證。劉經理為仇眾山做了大量的工作。面對常玉林私自挪用工程款蓋下的一棟棟豪宅,仇眾山也大吃一驚。邱男又一次給張志濤匯款,鄭牧等人立即趕到郵局。監視屏幕上出現的邱男,竟是一個十來歲的孩子。這令鄭牧等人大惑不解。局裡與市調查組中的骨幹成員取得了默契,兩個案子明分暗不分。鄭牧深深感到,不管那張網織得多麼嚴密,終究是邪不壓正。


    第16集

    市調查組接到了常玉林等人挪款私建豪宅的情報,對彭鼓進行了調查,內容也涉及到了吳寶明。吳寶明表面上強硬,心裡卻虛弱異常。他讓吳天利把仇眾山叫到自己面前,追問是誰向調查組報告了這件事情。令吳家父子想不到的是,仇眾山平靜地承認報告情況的就是自己。而仇眾山說出的理由讓吳家父子二人啞口無言。仇眾山心裡知道,這層戰幕終於拉開了。自己已經處在背水一戰的地步。吳寶明和彭鼓暗定對策,利用他們在上層的關係,以接受審查為由,雙雙躲了出去。趙肖麗走了,仇眾山在無言中送走了她。郵局工作人員找到了給張志濤匯款的孩子,鄭牧暗暗做出了安排。呆在保護傘下的吳寶明接到了兒子追問他下落的電話,使他對這個成事不足,敗事有餘的兒子深惡痛絕。他回憶起常玉林死前他們之間發生的爭吵,和兒子聽到這件事後的種種反應。他隱隱地感到,那兩起命案,很可能就是兒子指使人幹的。


    第17集

    鄭牧拿來一張照片讓給張志濤匯款的孩子辯認,孩子毫不猶豫地指認了真正的邱男。那張照片上的人,正是仇眾山。在孟萍的墳前,鄭牧找到了仇眾山。仇眾山對此早有準備,他向鄭牧坦然承認,寫檢舉信的,發郵件的,就是自己。並且告訴鄭牧,他做這一切,都是因為與生俱來的仇恨……他十八歲生日那天,奶奶交給他母親孟萍留下的遺書──孟萍是個插隊知青,運動中父母不堪重壓,雙雙跳樓自盡。在插隊的日子裡,她和身世經歷十分相近的張志濤萌發了純真的感情。追求孟萍的人裡,還有三個人,他們就是彭鼓、常玉林和湯顯龍。他們同張志濤之間,漸漸由失睦發展到了劍撥弩張。縣裡要到知青點招工的消息傳來,孟萍和張志濤欣喜若狂,企盼利用這個機會擺脫開這種處境。在張志濤外出修路的一個晚上,這三個人乘醉姦污了孟萍,並以她出身不好威脅孟萍,不許她對任何人提及此事。為了擺脫,孟萍忍氣吞聲,不敢張揚。招工的機會終於到來,孟萍和張志濤都榜上有名。就在體檢的時候,查出了孟萍已懷身孕。這件事在知青裡面,可以說是驚天動地。孟萍和張志濤一下子就成了眾矢之的。無辜的張志濤不知道該怎樣面對這一切,沒人相信他的辯解,更沒有人相信孟萍的話……張志濤瘋了,被送進醫院。孟萍眼前一切希望全無,她在絕望中跳下了山崖……在山下放羊的邱滿倉老人發現了奄奄一息的孟萍,他和老伴吳邱氏救活了她,給了她第二次生命,給了她活下去的勇氣。邱男出生了……


    第18集

    沒兒沒女的邱滿倉和吳邱氏把孟萍當成了自己的親生女兒,並把她的知青關係由三合屯轉到了邱各莊,孟萍默默地活了下來,她要把邱男撫養成人,並報答兩位老人。邱滿倉病了,病得很重。治病要花很多錢,這成了孟萍想都不敢想的沉重負擔。走投無路的時候,孟萍想到了那三個人,她帶著邱男跑了很遠的路,找到了他們所在的那個廠,企盼他們看在可憐的孩子和老人的份上,哪怕動上一點點惻隱之心,幫幫處在絕境裡的母子倆。彭鼓常玉林湯顯龍三人左躲右閃,最後不得不答應,每人每月支付五元錢給孟萍。這些錢對於病中的邱滿倉來說,無異於杯水車薪。孟萍只好到血站賣血。邱滿倉的病越來越重,孟萍抽血的次數也越來越多,間隔也越來越密。以替公社血站尋找血源為生的血頭發現了她,死死地盯上了她。孟萍的血沒救成邱滿倉,老人家平靜地走了。公社裡的赤腳醫生也是知青,他發現血頭給孟萍抽血的時候,每次都遠遠超過她所能承受的數量,每給孟萍抽一次血,都使她向死神邁了一大步……吳邱氏找到血頭拚命,血頭告訴吳邱氏,是有人給他錢讓他這樣做的。為了日後給他自己開脫,他記下了他們的名字,那是兩個城裡來的人,一個是湯顯龍,還有一個是常玉林……孟萍走了,臨走以前,給兒子留下了這封用黑血簽名的遺書……從知道這一切的那天開始,仇眾山心裡就埋下了復仇的種子。他離開了邱各莊,來到百山縣城,一邊打工,一邊求學。他把自己的名字由邱男改成了仇眾山--仇是邱的諧音,寫出來又是仇恨的仇字,是要不停告誡自己不要忘了為母親報仇;眾是三個人,是讓自己牢記仇人是三人;山,是這三個仇人像壓在心頭的三座山,不般掉這三座山,這一輩子誓不為人。三年之後,仇眾山成了邱各莊解放以後的第一個大學生。


    在校園裡,仇眾山結識了家在銀洲市裡的趙肖麗。他根本想不到,這個姓母親姓的同學,竟然是仇人彭鼓的女兒。趙肖麗的爽直、體貼、善良、美麗,都使仇眾山心馳神往,他們很快就從同學發展成了無話不談的密友。趙肖麗絲毫沒有向仇眾山表現出自己家庭的優越,這也使仇眾山對她的家庭一無所知。


    第19集

    仇眾山毫不掩飾對鄭牧直言自己有殺這三個人的動機。但他明白一點,他不會以情代法。吳天利向仇眾山攤牌,要他一定要盡快辦好套匯之事,仇眾山巧妙地拒絕了他。讓他去找他那位權重位高的老子,只要吳寶明有話,他就照辦。仇眾山回憶起常玉林死前的那個晚上。彭鼓叫仇眾山來送常玉林回家,途中從常玉林嘴裡知道了剛剛發生過的爭吵,是他把這件事情通過另一種方式告訴了吳天利,於是,常玉林沒活過那天晚上… …吳天利通過關係找到了藏起來的吳寶明。吳寶明把兒子一通臭罵,罵過之後,他預感到自己恐怕已經逃不出法網了。仇眾山約鄭牧談話,把他這些年的想法做法原原本本告訴給鄭牧。最後,他希望鄭牧能讓他完成這個工程,因為他對這工程,就像對他自己的母親--母親過去被人糟蹋過,他無能為力,留給他的只有仇恨;現在這工程也被人糟蹋過,他卻有能力改變它,保護它,讓它活下去,它能給人們帶來的,是希望。吳天利被「請」進了重案組。氣急敗壞之後,吳天利走了,鄭牧等人暗暗跟上了他。鄭牧等人隨著吳天利找到了吳寶明藏身的地方,也找到了彭鼓。在趙夢鴿的掩護下,彭鼓逃出了隱居之地。


    第20集

    在孟萍的墳前,彭鼓見到了等在那的仇眾山。彭鼓終於知道了,欠了三十年的債,已經到了徹底償還的時候。仇眾山把彭鼓帶到自己生於斯長於斯的土屋前,把母親的遺書交給了他。彭鼓知道年輕時候的閃失一輩子也還不完了。仇眾山告訴他,年輕時候的閃失本來是可以補償的,如果當時孟萍找他們,想求得他們的幫助的時候,他們在那時彌補了自己的過失,事情也許根本不是今天這個樣。可他們不但沒有,而且為了自己的前程,為了在人前仍舊裝出一副道貌岸然的假象,居然悄悄害死了她!從那時起,他們欠她的,就從孽債變成了血債!彭鼓徹底崩潰了,他讓仇眾山動手。仇眾山向彭鼓提出了最後的請求──他要彭鼓跟自己去醫院,做一次DNA測試。彭鼓答應了仇眾山。測試結果出來了,兩個人都驚呆了--鑑定書上寫得明明白白,被檢測的兩人,是血緣關係!豔陽耀眼,國徽高懸。彭鼓跟著仇眾山來到檢察院長長的台階下。他自首了。同時,吳寶明也自首了。吳天利叫來了自己的「死士」,準備對仇眾山下手。仇眾山做好了最後的準備。就在這時,趙肖麗出現在他面前。她要看看父親完蛋的時候,仇眾山是副什麼表情。而仇眾山告訴她的,是讓她喘不過氣來的消息--她和他是同父異母的兄妹!趙肖麗無法承受眼前的一切,她選擇了死。仇眾山救活了她。在沒人注意的時候,趙肖麗給仇眾山留下了一封信,悄悄消失了。吳天利沒有得逞,在他向仇眾山下手的時候,王小剛把手銬戴到了他手上。仇眾山來到母親墓前,燒了那封母親用黑血簽下名字的遺書,跟著鄭牧走向警車--他要通過法律為母親討還血債,他要在法庭上為工程案做證,同時,他還要為自己所做的一切,承擔法律將要讓他承擔的一切責任……

    http://b.faloo.com/f/24396.html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